首页 > 圈子 > 人物采访 >

音乐就是我的生命——格莱美录音大师Luca Bignardi专访

官方新闻 ┊ 2015-10-27

收藏 (1)喜欢 (1)

趁着上海乐展的空档,滚水网采访小分队来到了滚水网Samson杯编曲大赛的总决赛场地——上海Music King音乐空间,并对Music King的录音师Luca Bignardi做了一次特别的笔录专访。

来自意大利的录音师Luca Bignardi,也正是滚水网第一届编曲大赛的总决赛评委之一。其制作的作品分别在2001年、2007和2009年获得拉丁格莱美奖,2006年获得格莱美奖,同时他本人也曾2次获得拉丁格莱美最佳录音师的提名。

小编:你能介绍一下你的职业生涯吗?
Luca:我从1979年起开始在录音室工作。我曾经是一个当地的摇滚乐队的主唱及吉他手。当我17岁的时候,我们去了一家录音室录了我们的一首新歌,虽然当时我才17岁,但是我想将音乐作为我生命的全部的欲望不断攀升。有一天我去敲了“Fonoprint”的门,这是一家小小的录音室,但是却是当时我家乡最大的录音室。当时,我还在学校学电子工程的课程,在面试通过后,我每天都去录音室。暑假期间,我从早到晚都呆在录音室里工作,3个月后,我就成为了高级录音师们的助理,跟着他们学习,不久自己也成为了一名录音师。我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去工作室工作,就这样完成了我最后两年的学业。小小的录音室也开始壮大,我有了机会见到越来越多非常有名的音乐家们。我的录音技术也日趋成熟,我也从制作人那里学会了如何制作。

在1983年,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个作品,为一个流行的乐队制作,不久后他们就与飞利浦旗下的一家名为Polygram的唱片公司签约了,不过这家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一年非常的忙,几乎没有时间弹吉他,成为一名著名的歌唱家的梦想也离我越来越远了。随着时间的流失,我开始计划在录音室用原声钢琴开始谱些曲子,也许是在等一位逾期的客人。我平均每天花费16个小时在歌曲上,这些歌曲后来都成为了非常流行的单曲。就这样过了十年后,我觉得是时后改变下生活方式了,音乐就是我的生命。我想:如果我每天只是将自己关在这样一个封闭的录音室里,我要怎么把生命带到音乐中来?所以我又重新回到了摇滚乐队,并每天工作至少9~10个小时,但是在星期天和假期休息。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决定居然完完全全得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我曾参与制作的专辑或者单曲都上了歌曲排行榜,非常流行。但这并没有改变我的工作风格,我依然会专注于我的工作,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直至我和音乐家们都满意。2001年8月底的一个早晨,我收到一个来自美国的信封。我第一个反应是我并没有在网上买过美国的产品。当我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封说我被提名为第二届拉丁格莱美最佳录音专辑。我立即开始四处寻找有没有隐藏的摄像头,我认为这是谁在跟我开玩笑,或者正处于某个偷拍电视节目中。我完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甚至打电话问别人这是不是谁在跟我开玩笑。后来歌手Laura Pausini的经纪人打电话给我跟我确认了这是真的,她也被提名了。对我而言,这个真的是难以置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次收到格莱美和拉丁格莱美的提名,我都觉得这难以置信。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与全世界的艺术家们合作,现在我很开心中国也成为了我工作版图之一。

小编:你是什么原因搬到中国来的,并且还和乐王股份一起建设了一个顶级的混音和母带棚?
Luca:是爱将我带到来了中国。我的妻子3年前来了中国,所以我2010年追随她也来到了中国开始了我的新生活。在这三年里,只有当她回到意大利或是我来到中国,我们才能在一起。就在上一次我来中国看望她的时候,我们决定是时候改变这种生活状态了。与此同时,我遇到了资深音乐人王江。当天,他就将我介绍给了录音师及制作人明晋冬,他拥有自己的唱片公司和录音棚建造公司,并且当时正在建造属于自己公司的录音室,他们也很多音乐工作给我。我曾经所学的对于我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要做出好的成效,一个普通的中国录音室对我而言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决定打造一个国际级的声学设计的录音室,此录音室配备静音空调系统以及最先进的音频设备。我是想要在一个高度隐秘的空间里,更好得完成混音以及后期母带制作,就像全世界,我所去过的录音室。
 

小编:你也参加了几张中国唱片的制作,你对这些唱片有什么印象?
Luca:起初阶段,对我而言是一个挑战。我认为要与那些说着我完全不懂的中文的人合作,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我又转念一想,音乐确实一个国际化的语言,而且我们可以用英文进行交流来了解音乐人的要求。我曾经与一些有名的歌手合作过,也与一些并不是很有名的歌手合作过,但是我的态度是要做到最好,这点从未改变过。我一直都在与全世界著名的歌手合作。与他们合作的时候,我所想的就是要让他们与我一样开心。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现在所做的代表我自己,所以我必须给所有的听众最好的视听体验。

小编:你也参加了1MORE 耳机的研发,你觉得什么声音是好的声音?
Luca:你知道的,音频的再现通常都有物理限制,任何的扬声器或者耳机也因此必须做出妥协。当我做混音和母带的时候,也需要根据所有类型的听众都能获得很好的听觉体验来做出让步,即使使用的是电脑扬声器。调制头戴式耳机和耳塞式耳机也必须将其他的限制考虑进去。因此,我选择调制这样的声音,当听众听任何种类音乐时,都可得到较宽的声场,从而使听众感到开心。直到我满意为止。1 More的员工都非常的专业,且经验丰富,他们非常欢迎我与他们一起工作,尽可能满足我的需求,就算是完全改变他们刚开始调制的方向。对我而言,我很乐意这样做,因为我知道这样有助于听众能更好得理解音乐所表达的情感。我知道这也是1 More的目标。
 

小编: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具体的一些技术问题,请你先谈一谈母带处理的一般流程。
Luca:首先在处理之前,我会先听2~3遍。我需要确认作品中是否有瑕疵,若是有我需要想出办法去解决。然后我对作品进行最后的动态处理,使音乐的动态变得更为平均。当然我也听取客人的需求,更多的时候,他们想要更大的响度。我并不是响度战争的支持者,我可以做到很大响度的声音,但是同时我相信提高太多会减小动态范围和减少情感的表达。
 

小编:处理母带中你认为最重要的点是什么?
Luca:听音环境。也就是说用于重现音乐的声学环境和设备。不具备这些条件,但却想做出好的母带,会适得其反。

小编:你一般使用什么样的工具呢?
Luca:模拟设备和数字设备。我并不是模拟和数字战争的支持者。在还没有数字设备的时候,我就已经从事这一行了。所以我可以评判模拟设备和数字设备的好坏。用插件工作有一定的限制性:控制性不足。用鼠标工作,效率不佳。这就是为什么拥有一个大的控制台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很多时候,调整一个参数同时进行别的声音的处理会互相影响,所以拥有可以同时进行不同控制功能的控制台使工作更加简便是很重要的。你必须用手同时调整不同的参数,用鼠标同时调整不同的参数是不可能的。
 

小编:你在处理母带的时候一般会有些什么样的小窍门?
Luca:我从1992年就开始使用数字设备进行母带处理了。在此期间,我从未停止实验,我发现了很多新方式去实现我的想法。因为母带处理是工作的最后一个步骤,不可能再做修改,母带处理非常重要。我知道仅知道如何使用你的设备是不够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声音,对设备参数的任何调整都是在碰运气。因此,如果你不理解为什么我这样做,我无法告诉你任何窍门。我认为去解释这些我需要足够的篇幅,甚至是完整的课程。可能我会开设这样的课程。你会感兴趣吗?

小编:有录音混音或者母带处理需求的的音乐人,怎么才能找到你呢?你又是如何收费的呢?
Luca:好吧,在这里打个小广告:你可以直接联系录音棚经理,告诉他你的需求。我们的录音在Music King音乐空间里,位于上海徐汇区建国西路285号2楼202B,专业人士会向你解释所有的项目以及相关费用,联系电话是021-33563950。通常而言,做一个项目的时候,录一首歌的性价比要录一张专辑的性价比要低。
 

小编: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最后一个问题,你从事音乐行业有非常长的时间了,也非常好的成绩,刚入行不久的音乐家和音频工程师有什么建议?
Luca:永远不要停止学习和做任何事情的时候给人一种自信的感觉。创作的过程是无法被记录下来的,这就是为什么艺术家们需要感觉到你能力去捕捉并且不打断他们的灵感。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滚水网 imus.cn

推荐购买渠道

全部评论

最新评论